排行榜
| | 注册 |
播放记录

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淫荡人妻 > 欲望的俘虏2

2021-03-06 12:04:27


第三章

 

人群很快散开了。

奴隶们很快又聚集在玛丽塔和克罗汀周围,拥着她们向前去。

玛丽塔看不见加布里了。市集和平台远远地抛在了他们身后。

卡西姆走在她身边,挽着她的胳膊,若无其事的。可是玛丽塔感到他的手指微微用力,很有劲。从侧面看去,他的神情很严峻,嘴巴紧紧闭着。他的鼻子又直又挺,他似乎在竭力掩饰内心的骚动。

他依然沈浸在刚才的情景之中,她对这一点很确信。这想法使她浑身振奋。

她觉得他随时可能撕掉她身上的衣服。这使她一阵莫名的快活。她喜欢那样,甚至是欢迎,只是她有点害怕卡西姆的力量。

她也有点怕自己。那个驯良的修道院里的女孩已经不复存在了,这真是个令人陶醉的转变。她很想和克罗汀好好谈谈,谈谈她的知心话。

他们默默地走了一段路。加布里的音容笑貌浮现在它的脑海里。她知道她不会忘记他的。但是卡西姆对她有更深的影响。即使是这样漂亮的一个囚徒,在她心目中毕竟还是比不上卡西姆。

扇子在她的头上扇来扇去,海上吹来一股煦暖的微风带着咸味。这儿路较宽了,街道也干净。他们穿过许多大房子,墙壁雪白而高耸。装饰华丽的阳台突出来,直陈大街。很快他们走来到一个石门那儿,这石门又大,雕刻又精细。两个很魁梧的士兵站在旁边。汉密特用他的手杖敲敲门。门开了,他们走进一个阴凉的院子。这儿有许多士兵,他们都朝卡西姆敬礼。

「欢迎到我家来,」,卡西姆向两位客人鞠躬。「我的东西你们尽管使用好了。」

「谢谢你,你太热情了」,克罗汀站在玛丽塔旁边说。

仆人们都走出来欢迎他们的主人。玛丽塔感到窗子外有许多眼睛在打量着她们。一只女人的手臂徐徐伸过来。这只手纤细而修长,上面纹满了各种图案,她的手腕上有一只金手镯。在她的中指上戴着巨大的绿宝石戒指。

卡西姆看看手的主人。他笑了一下,做了一个欢迎的手势,接着注意力又转到玛丽塔和克罗汀身上。


「把我的客人带到起居室去,」,他命令一个仆人。「让莉拉帮她们弄好一切事务」。

他抓起玛丽塔带着手套的手吻了一下,对克罗汀也一样。

「一会儿我有些生意要做。莉拉会带你们去洗澡,把你们伺候得舒舒服服的。晚上凉些的时候我会来花园里找你们。」

「我们等候你的到来,」玛丽塔说。

卡西姆弯弯腰,朝一个石塔走去。汉密特和其馀随从都跟着他。

「请跟我来,」那个仆人说,领她们进了一个入口。

一路上都有卫兵把守。到了一个小铜门那里,更多的卫士分站在两侧。

「卡西姆究竟有多富有啊,需要这么多卫兵来保护他?」克罗汀说。

玛丽塔也在想同样的事情。她们走过铜门,士兵依然一动不动,没人看一眼这两个女人。门被推开了,又在她们身后重重关上。玛丽塔一转身,心里掠过一阵恐慌。这声沈重的声音让她心里一沈。

仆人在旁边耐心而默不作声地等着,直到她镇定下来向前走去。

「这是什么意思?」克罗汀说。

「我┅┅我不知道。这和我原来猜想的不一样。似乎我们被锁起来了,这是一种奇怪的待客之道。」

克罗汀笑着,「我想这是此地的风俗吧。我觉得一切都跟做梦似的。卡西姆的确是个保护者,别担心啦,我现在只想痛痛快地洗个澡,再舒舒服服休息一下,别的什么都不想了。」

玛丽塔耸耸肩。也许她是对的。她自已的确也很需要好好洗一下,放松放松神经。她们沿着一条走廊前进。奴隶们前前后后忙着不同的工作,人很多,有许多不同的种族,全部是女人或女孩,她们几乎不看玛丽塔和克罗汀一眼。

玛丽塔不知道这是为什么,但她觉得不舒服。

虽然这里的气氛很轻松,可不知怎地,玛丽塔竟想起了修道院。空气里有一股甜香。她们再走过一个院子的时候,她透过窗户看了一眼那小镇,似乎离得很远了。

她们跟着这沈默的仆人,走了数不清的石板路,最后才到达寝室门口。仆人一鞠躬,示意她们可以进去。

玛丽塔拨开珠帘,走进去。这是她们有生以来见过的最漂亮的房间。矮矮的沙发上铺着刺绣的丝织品,沙发上面许多女人懒洋洋地斜靠着。一些在讲话,一些在做游戏,一些在吃甜食。奴隶们不断给她们奉上食物和饮料。玛丽塔和克罗汀被请了进去。女人们似乎停止了一切活动,注意力全转到了她们身上来。玛丽塔有些紧张,强自笑着问候她们。玛丽塔和克罗汀脱下长袍,揭下面纱,立刻引起了女人们的好奇,她们摸摸那法式的衣服,又看看那张可爱的脸,一时都默不作声。过一会儿她们大声地谈论起来,热闹极了。

这法国的服装,这头发的样式,在她们看来太匪夷所思。女人们的手在玛丽塔的头上好奇地乱弄,摘下她头上的小玫瑰花,把手伸进她的发卷里,让玛丽塔很不舒服。而她的蓝眼睛更招人注意。她有些退缩,灿灿地笑着,垂下眼睑,脸上泛起一阵红晕。

只有一个女人显得很特别,很好奇地望着她,既没有乱抓乱摸,也没有笑。她的眼睛很大也很有吸引力,是个道道地地的美人。椭圆的脸蛋,杏仁眼,黑黑的眸子像潭一样深不可测的水,那么黑,那么亮。她的头上盘着一个乌黑发亮的髻,上面别着一颗红宝石别针。白晰的皮肤上,嘴唇涂得鲜红,形成鲜明的对照。

过了一会,这个女人站起来,拍拍巴掌,示意安静。嘈杂声渐渐小了。

「我是莉拉。」女人说。「卡西姆让我来照顾你们,直到你们适应这儿的生活为止。我可以知道你们的名字吗?」

她们介绍了自己。克罗汀觉得光想想卡西姆的财富就不可思议。

「我们不会呆太久的。」她说。「等到行程安排好了,我们就去马丁尼克。」

一些女人意味深长地交换了一下眼色。莉拉用眼色制止她们。她笑了,「当然,不过现在你们是客人,我们一定得好好招待你们呀。当务之急当然是吃些东西,休息一下,过会儿我领你们去你们的房间,再去冼个澡。」

她拍拍手。玛丽塔和克罗汀被领到一条沙发坐下,沙发软软的,舒服极了。奴隶们送上食物,放在一个刻有花纹的木盘里。没有餐具,玛丽塔不知该怎样个吃法。莉拉看出她的窘迫,把手放进盘里去抓,示意她们跟着做。

玛丽塔饥肠辘辘,几乎吃光了摆在她前面的一切食物,食物很可口,鱼做得很鲜美,米饭很香,雪冻果汁让她浑身毛孔都舒展开了。饭后,她们在一种散发着玫瑰芳香的水里洗手。一个女人开始弹奏乐器,另一个唱了起来。

克罗汀惬意地倚在沙发上。她旁边放着一个托盘,托盘里盛着糖果。还有一个东西看上去很奇怪,像个铜灯,上面镂着一条蛇。莉拉说那是水烟筒。玛丽塔看着女人们津津有味地吸着,感到很迷惑。她们把它递给克罗汀。她试探地吸了一口,发现很对自己的口味,便大胆地吸了起来。

「试试吧玛丽塔,很有趣的。这烟草很香,凉凉的。」

玛丽塔弯下腰去吸。

「我带你去洗澡吧,」莉拉说。「克罗汀先留在这儿轻轻松松。你们可是稀客啊。」

克罗汀挥挥烟袋,懒洋洋地说,「你去吧,玛丽塔,我过会儿就来。」

她完全沈醉在那种奇妙的感觉中了。女人们都用一种敬慕的眼光看着她,轻轻抚摸着她红金色的头发,不住地赞叹。她戴了一条金项链,在她白晰的皮肤上闪闪发光。一个女人从手上褪下一条蓝色的缎带,把它系在克罗汀的腕上,煞是好看。

「你的肤色在这儿很罕见,」莉拉对玛丽塔说。「你在这儿会如鱼得水的,不过同时也就可能招来其它人的妒忌。你跟着我吧,我会保护你的。」

保护她什么?玛丽塔很疑惑,张口想问。但莉拉已经趋步走到前面去了。地上铺着厚厚的五颜六色的地毯,她们虽然走得很急,却一点脚步声都听不到。克罗汀忽然爆发出一阵大笑,声音飘了过来。看来,这个又舒适又安逸的地方,已经让她有些乐不思蜀了。

「来吧,玛丽塔」,莉拉说,声音悦耳动听,软绵绵的。「我要带你到一个乐园去,那儿你会忘掉所有的担忧和恐惧。在香气四溢的水里,你会感到无尽的愉悦,所有的劳累都一扫而空,所有的紧张都消于无痕。」

这正是玛丽塔所期盼的。她跟上莉拉,满心欢喜。

「这就是乐园°°浴室,」莉拉说。「这不止是个洗澡的地方,在这儿我们全部身心都放松了,烦恼也无影无踪。这是个女人的天地,男人是谢绝入内的。」

玛丽塔的家里,可没有这么好的浴室。宽敞的大厅里弥漫着一股芳香。高高的柱子直插屋顶,顶面绘着五颜六色的图案,墙壁和地板都嵌着花砖。大厅中间是一个低陷的池子。

许多女人在这个大厅里,都有奴隶伺候着。她们或半裸或全裸,有些在池里游泳,有些在岸上擦头发,或是三三两两的聊天。

她们都很漂亮。

一个女人走向莉拉。她只披着一件宽松的长袍,趿着一双拖鞋,腰上松松系了一根缀着珠宝的腰带。她的身体很丰满。她一只手叉在腰上,对莉拉亲腻地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大笑起来,笑得浑身发抖。

玛丽塔垂下眼睑,不好意思再盯下去了。她从未看到过这么多赤裸裸的女人。在修道院洗澡的时候,她们都得罩上一个严严实实的袍子。任何身体之间的碰触都会遭到喝斥,所以当她看到那个女人亲热地吻着莉拉的嘴唇时,她简直惊呆了。女人又趿着拖鞋慢吞吞地走开了。

莉拉转过头冲玛丽塔笑笑。「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。来吧,脱掉衣服。先去冼干净,然后躺在一边松弛一下,喝喝果汁,随便聊聊。」

两个女仆立在旁边等候。她们也赤裸着,颈上缠着一个硕大的金属项圈。

奴隶们帮莉拉脱下袍子。她完美的身体曲线立刻刻映入玛丽塔的眼睑,不知怎地,她忽然想起了加布里。他们的身材都如此完美。莉拉四肢修长,皮肤白白净净。她有着丰满的胸脯,腰肢很细,玛丽塔欣羡地看着她的身体,发现她居然没有体毛。

她发现自己正肆无忌惮地盯着她的下身看。她的那个部位光溜溜的,什么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。玛丽塔有些诧异也有些好奇。

莉拉发现她在看什么了,不过并不介意。她转了一个圈,毫不谦虚地说,「我很漂亮,是吧?你喜欢我吗?玛丽塔。很好,因为我也觉得你很漂亮。我们能互相取悦对方的。」

她的话没头没脑的,似乎在暗示什么。玛丽塔又喜又怕。

玛丽塔的衣服也被脱下去了,莉拉凑近了看她的身体。玛丽塔下意识地扭动起来,极不自然地。不过一会儿她就绎然了,不再闪躲那对黑黑的眸子。在这样一个地方,所有的人都裸露着,忸忸怩怩终究是件傻兮兮的事情。只是最后一点蔽体的东西被拿走的时候,她的双手还是不自觉地遮住了下体。

莉拉嗄声地笑了。「可别,」她说,「不要害羞。让我看看嘛。」

她抓住了玛丽塔的手腕,轻柔而有力地把它们挪开。玛丽塔的脸红了,急欲找个东西盖住自己。那两个小小的女仆看着,轻轻地笑了。莉拉用一种研判的眼光看着她的身体,她尴尬极了。

「啊哈,你真是天生丽质。这么漂亮的胸脯,高耸而浑圆,乳头这么红红的、软软的,谁看到它不想去抚摸不想去亲吻?你的腰这么细啊!你穿着的那个,是不是用来束腰的?你真是人完美了。」

她让玛丽塔转了个半圈。「你的臀部也很丰满。你的大腿修长而有力。你干嘛这么羞怯呀?你有着一个完美的身体,只要抚摸着它就一定会得到极大约满足感的。」

玛丽塔感到双颊如火。从没人对她这么直截了当的讲过话,她也从没像莉拉描述的那样做过。不过她能够体会莉拉说的那种愉悦,安娜嬷嬷曾让她体会过。

她不能不承认她恨高兴听到这些话,莉拉认为她很标致。莉拉自己也很漂亮呀。她心里模模糊糊泛起某种遥远的记忆。那个刻板而生硬的老修女曾反复玩弄过她的身体。莉拉的眼珠一动不动地看着她裸露的身躯,她觉得浑身发热。

莉拉几乎是用一种鉴赏和玩味的眼光打量着她的每一寸肌肤,玛丽塔从中似乎也品出了某种兴趣。这不同于修道院里的情形。她觉得有一种全新的,骄傲的感觉油然而生。那两个小小的女奴的神情是好奇的,敬慕的,这更让她觉得自己很特别。

「你的下体真是迷人。」莉拉说,「如此不同寻常。在这里,如果,你的下部有体毛,那被认为是一种罪孽。可是我喜欢它能够藏住许多秘密。你的女人的秘密就这样深藏若虚,只有凑近了才能看清,或者,还需要用手触摸吧,多可爱呀。迷人,太迷人了。」

她用纤柔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它。她的手指缠绕起一卷绒毛,指尖直插入里面去。玛丽塔目瞪口呆,竟忘了把她的手推开。


莉拉抽回手,笑笑。「我有些忘情了。我们这是在浴室里啊。以后┅┅以后再说吧。来。」

莉拉穿上一双高跟的拖鞋。玛丽塔坐下跟着她做,一边才慢慢寻思起她的话来。她也需要剃光所有的体毛吗?这好像是这儿的风俗,她决定决不屈从。作为客人,没有必要受这儿的习俗束缚。

莉拉和玛丽塔走进旁边的一间浴室。两个小女奴跟在她们身后,捧着软毛巾,香水和油。不像玛丽塔料想的那样,浴室里并没有几大桶热水。沿着石头墙边有几个很深的大盆。打开头顶上的钢制的水龙头,热水就源源不断流进盆里。透过拱门的一条缝可以看到隔壁大房间里的大水池。

莉拉和玛丽塔坐在一条类似柳条箱笼的长凳上。

「我来帮你洗。」莉拉用她清脆的嗓音说着,端起一个银碗,把香水泼洒在玛丽塔的肩膀上。「我会让你领受这浴室的妙处的,美丽的姑娘。」

水很热,但玛丽塔很快就适应了,让她有些不安的是莉拉柔软的手在她皮肤上抚摸的感觉。莉拉坐在她的身后两腿左右分开,在她胳膊上涂抹一些有香味的膏状物,慢慢地顺着她的身体抹下来。她搓了搓玛丽塔的背,顺着到了她的臀部,两只手各搓一边,用力擦起来。

玛丽塔觉得下身隐隐有些压迫感。她的臀部一张一台,使得她的阴部也蠢蠢欲动起来,似乎每搓一下,它就向莉拉的方向靠近一点。暖暖的水蒸气渗入她的腹股间,身下的长凳又凉又硬。所有这一切都让玛丽塔有种愉悦的冲动。玛丽塔有点不安,轻轻挪远了一点。

「怎么啦?你不喜欢?」

「不┅┅我喜欢。只是┅┅」

莉拉大笑。「哦,你也想给我同样的享受,是不是?也许你认为我很劳累,像个奴隶似的侍候你。可是我喜欢这样┅┅等等,我知道我们该做什么了。」

她站起来转个圈,面对着玛丽塔坐下。「这样吧,这样我们就能互相取悦对方了。」

莉拉的注意力转到玛丽塔的身上,开始在她的脖子,肩膀,胸部涂抹膏状物。涂到她的胸脯的时候,莉拉有种冲动想要紧紧握住她的乳房。玛丽塔一阵慌乱,下意识地把手伸到碗里醮了一下,抹了一点香膏,开始涂在莉拉的胳膊,颈上,肩膀上。可这并没能使她平静下来,相反,莉拉如凝脂的肌肤让她更慌乱了。玛丽塔把注意力集中在莉拉的身体上,脑子一片空白。她看不清莉拉脸上的笑容,只觉得她的嘴唇微启,苍白的双颊有一点微红,黑黝黝的眸子里闪着微光。

玛丽塔照着莉拉的样做,亦步亦趋,如同被催眠了一样。她们的动作就像在跳舞,透过浓浓的蒸汽,她看到别人也是一样的沈醉忘情。成双成对的女人们在往对方的身上互相泼水,有些在互相给对方洗头。旁边似乎有人发出声响,那是皮肤摩擦的声音和轻微的呻吟,充满了情欲。

玛丽塔不敢看这些女人。然而她心中也充满了欲望。空气里弥漫着一种女人特有的麝香的味道。这感觉包围住了她。

「你摸得很温柔,玛丽塔,」莉拉轻声说。

玛丽塔无法回答,她已经口干舌燥了。只要她一集中精力,她就无法抗拒莉拉在她身上抚摸的舒适感觉。她的乳房胀起来,乳头又硬又尖。厚厚的水蒸气包里着她们,使她们隔绝在整个世界之外。

飞沫溅在莉拉黑色的头发上,如黑色夜空中划过的一道银色亮光。她的脸转到一边去了,侧面勾勒出她直而挺的鼻子轮廓。嘴巴丰满,嘴唇微启,说不出来的千种风情。嘴角有一条红棕色的线划过她白晰的皮肤,那是口红留下的痕迹。莉拉咬住了下唇,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。

玛丽塔颤栗了。她从未发现一个女人的身体会让她如此情不自禁,也从未感受到过这样的乐趣。

虽然明知该停止了,她还是约束不住自己。她手掌下莉拉的乳头很硬。由于全身涂满了香脂,她们看上去像在牛奶里泡着的樱桃一样。莉拉可爱的嘴巴微微鼓着,让人忍不住想去亲吻。一滴水从她胸脯上滴下,滴落在玛丽塔的手里。

莉拉微微地向玛丽靠过来,略带羞涩地把头仰在她身上,她的喉咙下面出现一个小小的浅窝。玛丽塔有种冲动想俯下身去舔那个浅窝。水珠顺着莉拉的脸滑下,打湿了她的眉毛,又顺着脸滑到唇上。一缕缕的黑头发垂在她的前额上。

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玛丽塔重又想到。可这感觉太美妙了,莉拉更是沈醉其中,谁会看见呢?她的身体充满了活力,皮肤又滑又细腻。

莉拉扬起头甜甜的笑了。她的手滑过玛丽塔的胸脯,停了一会儿,滑到她的大腿中间。

玛丽塔浑身颤栗起来。那只涂满了香膏的手指滑到她的下体,拨开体毛,轻柔地蹭着,不一会就深入到里面去了,温柔地撩拨着。

玛丽塔闭上眼睛,发出一声快活的呻吟。

「不┅┅不要!」她低声说着,可是她的背蜷曲起来,双腿张得更开了。她情不自禁地配合起莉拉的手来。

莉拉眼里合着笑意。「不要?我可爱的玛丽塔,」她说,手上的动怍并没停下来。「你的理智说不,可是你的身体说要。随心所欲吧,试着去感受每一丝快乐,像我一样。这儿的时间是如此漫长,无聊是我们的大敌。为什么不放松一点,尽情享乐呢?」

玛丽塔恢复常态了。她笑起来。她忽然间觉得自己春情萌动,胆也大起来了。

「就是说,像这样一样?」她戏弄地说。

莉拉用一种充满了情欲的声音嗄声说道∶「对,这是一种神仙般的逍遥。」莉拉咕噜了一句。「你喜欢这样吗?」

她的手指在玛丽塔体内进进出出。玛丽塔集中不起精力来听它的话。只知道她清脆地发出了一些声音,却捕捉不到它的内容。她浑身抽动着。和着莉拉手指的节奏。

啊,她是多么有诱惑力的一个人啊。

「我漂亮的姑娘,你也这样对我来吧。」莉拉说,「你知道我等了多久了吗?在你的触摸之下,我就像一个熟透了的果子,水灵灵的,随时可能滴出汁来。对了,就这样。拨开它。轻轻擦那儿。哦,对了,就像这样。轻点,就在这儿。哦,亲爱的,这只果子是为你而成熟的。多好啊。我奉献给卡西姆的都给你了。」

「卡西姆?」玛丽塔迷迷糊糊地说着,只想着莉拉是怎样对她做的。

这时莉拉的手指又伸进了她的体内。她说着一些煽情的话,像诗句般得动听,直钻进玛丽塔的耳朵里去。

玛丽塔喜欢她手摸着莉拉的感觉。她的身体微微起伏,滑滑的,湿湿的,炽热如火。她身上有一股咸咸的茉莉的香味,让玛丽塔有些晕眩。

莉拉放松她笑了起来。「你太妙了。你的身体就像珍珠一样。也许我们可以说服卡西姆来一起玩这种游戏。你高兴这样做吗?」

玛丽塔开始知道莉拉的意思了。她心里又浮起一个早先已经想到的词语,让她觉得有些别扭。后宫!

后宫!所以她这么难受。这一点的恍然大悟刺痛了她。她觉得浑身发冷,情欲消失了。

她粗鲁地从莉拉体内拨出手指。莉拉失望地低吟了一声,玛丽塔推开莉拉的手,猛地站了起来。

「拿开你的手!」她冷冰冰地说。「我自已会洗。再告诉你一遍,克罗汀和我是这儿的客人,不是妻妾。我们不久就会离开。我们不是后官里的小妾。我想卡西姆让你来取悦我,是不是。不要指望我会被这儿的舒适和富有给迷惑住。他想让我留在这儿,是不是?他就可以在我身上寻欢作乐了,像对待一个妓女一样?」

她停住了,蓝色的眼睛在燃烧。莉拉的嘴唇在发抖。

「你的确是美如天仙。我不否认,我的确被你吸引了。可是我警告你,我是不会为了欲望而出卖自己的!无论是你还是卡西姆,我再不会上你的当了!」

玛丽塔抓起毛巾转身就走。那一瞬间她看到莉拉脸上有种受伤而迷惑的表情。也许这不是她的错,她希望如此。她喜欢莉拉。不仅是喜欢,甚至是信任。可是她心中一片混乱,无法清楚地思考。

莉拉在她身后叫住了她。她的嗓音沙哑着,好像在压抑着她的感情。

「你已经进了卡西姆后宫。他是阿尔吉尔的地方行政长官,这儿的主人。他是一个富有而权势显赫的人。你不可能对他说『不』。没人能从这逃脱。反抗是没用的。最好接受你的命运吧,像我一样。只有最美丽的女人才能呆在这儿。卡西姆选中你是你的荣幸。认命吧。」

玛丽塔一时语塞。她现在知道自已有多蠢了。克罗汀和她根本不是卡西姆尊贵的客人。这很清楚了。卡西姆是个美人收集者。他曾经提到过这一点,而她居然笨到没听出他的意思!

现在她知道了。

克罗汀和她自已都是卡西姆的猎物。
第三章

 

人群很快散开了。

奴隶们很快又聚集在玛丽塔和克罗汀周围,拥着她们向前去。

玛丽塔看不见加布里了。市集和平台远远地抛在了他们身后。

卡西姆走在她身边,挽着她的胳膊,若无其事的。可是玛丽塔感到他的手指微微用力,很有劲。从侧面看去,他的神情很严峻,嘴巴紧紧闭着。他的鼻子又直又挺,他似乎在竭力掩饰内心的骚动。

他依然沈浸在刚才的情景之中,她对这一点很确信。这想法使她浑身振奋。

她觉得他随时可能撕掉她身上的衣服。这使她一阵莫名的快活。她喜欢那样,甚至是欢迎,只是她有点害怕卡西姆的力量。

她也有点怕自己。那个驯良的修道院里的女孩已经不复存在了,这真是个令人陶醉的转变。她很想和克罗汀好好谈谈,谈谈她的知心话。

他们默默地走了一段路。加布里的音容笑貌浮现在它的脑海里。她知道她不会忘记他的。但是卡西姆对她有更深的影响。即使是这样漂亮的一个囚徒,在她心目中毕竟还是比不上卡西姆。

扇子在她的头上扇来扇去,海上吹来一股煦暖的微风带着咸味。这儿路较宽了,街道也干净。他们穿过许多大房子,墙壁雪白而高耸。装饰华丽的阳台突出来,直陈大街。很快他们走来到一个石门那儿,这石门又大,雕刻又精细。两个很魁梧的士兵站在旁边。汉密特用他的手杖敲敲门。门开了,他们走进一个阴凉的院子。这儿有许多士兵,他们都朝卡西姆敬礼。

「欢迎到我家来,」,卡西姆向两位客人鞠躬。「我的东西你们尽管使用好了。」

「谢谢你,你太热情了」,克罗汀站在玛丽塔旁边说。

仆人们都走出来欢迎他们的主人。玛丽塔感到窗子外有许多眼睛在打量着她们。一只女人的手臂徐徐伸过来。这只手纤细而修长,上面纹满了各种图案,她的手腕上有一只金手镯。在她的中指上戴着巨大的绿宝石戒指。

卡西姆看看手的主人。他笑了一下,做了一个欢迎的手势,接着注意力又转到玛丽塔和克罗汀身上。


「把我的客人带到起居室去,」,他命令一个仆人。「让莉拉帮她们弄好一切事务」。

他抓起玛丽塔带着手套的手吻了一下,对克罗汀也一样。

「一会儿我有些生意要做。莉拉会带你们去洗澡,把你们伺候得舒舒服服的。晚上凉些的时候我会来花园里找你们。」

「我们等候你的到来,」玛丽塔说。

卡西姆弯弯腰,朝一个石塔走去。汉密特和其馀随从都跟着他。

「请跟我来,」那个仆人说,领她们进了一个入口。

一路上都有卫兵把守。到了一个小铜门那里,更多的卫士分站在两侧。

「卡西姆究竟有多富有啊,需要这么多卫兵来保护他?」克罗汀说。

玛丽塔也在想同样的事情。她们走过铜门,士兵依然一动不动,没人看一眼这两个女人。门被推开了,又在她们身后重重关上。玛丽塔一转身,心里掠过一阵恐慌。这声沈重的声音让她心里一沈。

仆人在旁边耐心而默不作声地等着,直到她镇定下来向前走去。

「这是什么意思?」克罗汀说。

「我┅┅我不知道。这和我原来猜想的不一样。似乎我们被锁起来了,这是一种奇怪的待客之道。」

克罗汀笑着,「我想这是此地的风俗吧。我觉得一切都跟做梦似的。卡西姆的确是个保护者,别担心啦,我现在只想痛痛快地洗个澡,再舒舒服服休息一下,别的什么都不想了。」

玛丽塔耸耸肩。也许她是对的。她自已的确也很需要好好洗一下,放松放松神经。她们沿着一条走廊前进。奴隶们前前后后忙着不同的工作,人很多,有许多不同的种族,全部是女人或女孩,她们几乎不看玛丽塔和克罗汀一眼。

玛丽塔不知道这是为什么,但她觉得不舒服。

虽然这里的气氛很轻松,可不知怎地,玛丽塔竟想起了修道院。空气里有一股甜香。她们再走过一个院子的时候,她透过窗户看了一眼那小镇,似乎离得很远了。

她们跟着这沈默的仆人,走了数不清的石板路,最后才到达寝室门口。仆人一鞠躬,示意她们可以进去。

玛丽塔拨开珠帘,走进去。这是她们有生以来见过的最漂亮的房间。矮矮的沙发上铺着刺绣的丝织品,沙发上面许多女人懒洋洋地斜靠着。一些在讲话,一些在做游戏,一些在吃甜食。奴隶们不断给她们奉上食物和饮料。玛丽塔和克罗汀被请了进去。女人们似乎停止了一切活动,注意力全转到了她们身上来。玛丽塔有些紧张,强自笑着问候她们。玛丽塔和克罗汀脱下长袍,揭下面纱,立刻引起了女人们的好奇,她们摸摸那法式的衣服,又看看那张可爱的脸,一时都默不作声。过一会儿她们大声地谈论起来,热闹极了。

这法国的服装,这头发的样式,在她们看来太匪夷所思。女人们的手在玛丽塔的头上好奇地乱弄,摘下她头上的小玫瑰花,把手伸进她的发卷里,让玛丽塔很不舒服。而她的蓝眼睛更招人注意。她有些退缩,灿灿地笑着,垂下眼睑,脸上泛起一阵红晕。

只有一个女人显得很特别,很好奇地望着她,既没有乱抓乱摸,也没有笑。她的眼睛很大也很有吸引力,是个道道地地的美人。椭圆的脸蛋,杏仁眼,黑黑的眸子像潭一样深不可测的水,那么黑,那么亮。她的头上盘着一个乌黑发亮的髻,上面别着一颗红宝石别针。白晰的皮肤上,嘴唇涂得鲜红,形成鲜明的对照。

过了一会,这个女人站起来,拍拍巴掌,示意安静。嘈杂声渐渐小了。

「我是莉拉。」女人说。「卡西姆让我来照顾你们,直到你们适应这儿的生活为止。我可以知道你们的名字吗?」

她们介绍了自己。克罗汀觉得光想想卡西姆的财富就不可思议。

「我们不会呆太久的。」她说。「等到行程安排好了,我们就去马丁尼克。」

一些女人意味深长地交换了一下眼色。莉拉用眼色制止她们。她笑了,「当然,不过现在你们是客人,我们一定得好好招待你们呀。当务之急当然是吃些东西,休息一下,过会儿我领你们去你们的房间,再去冼个澡。」

她拍拍手。玛丽塔和克罗汀被领到一条沙发坐下,沙发软软的,舒服极了。奴隶们送上食物,放在一个刻有花纹的木盘里。没有餐具,玛丽塔不知该怎样个吃法。莉拉看出她的窘迫,把手放进盘里去抓,示意她们跟着做。

玛丽塔饥肠辘辘,几乎吃光了摆在她前面的一切食物,食物很可口,鱼做得很鲜美,米饭很香,雪冻果汁让她浑身毛孔都舒展开了。饭后,她们在一种散发着玫瑰芳香的水里洗手。一个女人开始弹奏乐器,另一个唱了起来。

克罗汀惬意地倚在沙发上。她旁边放着一个托盘,托盘里盛着糖果。还有一个东西看上去很奇怪,像个铜灯,上面镂着一条蛇。莉拉说那是水烟筒。玛丽塔看着女人们津津有味地吸着,感到很迷惑。她们把它递给克罗汀。她试探地吸了一口,发现很对自己的口味,便大胆地吸了起来。

「试试吧玛丽塔,很有趣的。这烟草很香,凉凉的。」

玛丽塔弯下腰去吸。

「我带你去洗澡吧,」莉拉说。「克罗汀先留在这儿轻轻松松。你们可是稀客啊。」

克罗汀挥挥烟袋,懒洋洋地说,「你去吧,玛丽塔,我过会儿就来。」

她完全沈醉在那种奇妙的感觉中了。女人们都用一种敬慕的眼光看着她,轻轻抚摸着她红金色的头发,不住地赞叹。她戴了一条金项链,在她白晰的皮肤上闪闪发光。一个女人从手上褪下一条蓝色的缎带,把它系在克罗汀的腕上,煞是好看。

「你的肤色在这儿很罕见,」莉拉对玛丽塔说。「你在这儿会如鱼得水的,不过同时也就可能招来其它人的妒忌。你跟着我吧,我会保护你的。」

保护她什么?玛丽塔很疑惑,张口想问。但莉拉已经趋步走到前面去了。地上铺着厚厚的五颜六色的地毯,她们虽然走得很急,却一点脚步声都听不到。克罗汀忽然爆发出一阵大笑,声音飘了过来。看来,这个又舒适又安逸的地方,已经让她有些乐不思蜀了。

「来吧,玛丽塔」,莉拉说,声音悦耳动听,软绵绵的。「我要带你到一个乐园去,那儿你会忘掉所有的担忧和恐惧。在香气四溢的水里,你会感到无尽的愉悦,所有的劳累都一扫而空,所有的紧张都消于无痕。」

这正是玛丽塔所期盼的。她跟上莉拉,满心欢喜。

「这就是乐园°°浴室,」莉拉说。「这不止是个洗澡的地方,在这儿我们全部身心都放松了,烦恼也无影无踪。这是个女人的天地,男人是谢绝入内的。」

玛丽塔的家里,可没有这么好的浴室。宽敞的大厅里弥漫着一股芳香。高高的柱子直插屋顶,顶面绘着五颜六色的图案,墙壁和地板都嵌着花砖。大厅中间是一个低陷的池子。

许多女人在这个大厅里,都有奴隶伺候着。她们或半裸或全裸,有些在池里游泳,有些在岸上擦头发,或是三三两两的聊天。

她们都很漂亮。

一个女人走向莉拉。她只披着一件宽松的长袍,趿着一双拖鞋,腰上松松系了一根缀着珠宝的腰带。她的身体很丰满。她一只手叉在腰上,对莉拉亲腻地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大笑起来,笑得浑身发抖。

玛丽塔垂下眼睑,不好意思再盯下去了。她从未看到过这么多赤裸裸的女人。在修道院洗澡的时候,她们都得罩上一个严严实实的袍子。任何身体之间的碰触都会遭到喝斥,所以当她看到那个女人亲热地吻着莉拉的嘴唇时,她简直惊呆了。女人又趿着拖鞋慢吞吞地走开了。

莉拉转过头冲玛丽塔笑笑。「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。来吧,脱掉衣服。先去冼干净,然后躺在一边松弛一下,喝喝果汁,随便聊聊。」

两个女仆立在旁边等候。她们也赤裸着,颈上缠着一个硕大的金属项圈。

奴隶们帮莉拉脱下袍子。她完美的身体曲线立刻刻映入玛丽塔的眼睑,不知怎地,她忽然想起了加布里。他们的身材都如此完美。莉拉四肢修长,皮肤白白净净。她有着丰满的胸脯,腰肢很细,玛丽塔欣羡地看着她的身体,发现她居然没有体毛。

她发现自己正肆无忌惮地盯着她的下身看。她的那个部位光溜溜的,什么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。玛丽塔有些诧异也有些好奇。

莉拉发现她在看什么了,不过并不介意。她转了一个圈,毫不谦虚地说,「我很漂亮,是吧?你喜欢我吗?玛丽塔。很好,因为我也觉得你很漂亮。我们能互相取悦对方的。」

她的话没头没脑的,似乎在暗示什么。玛丽塔又喜又怕。

玛丽塔的衣服也被脱下去了,莉拉凑近了看她的身体。玛丽塔下意识地扭动起来,极不自然地。不过一会儿她就绎然了,不再闪躲那对黑黑的眸子。在这样一个地方,所有的人都裸露着,忸忸怩怩终究是件傻兮兮的事情。只是最后一点蔽体的东西被拿走的时候,她的双手还是不自觉地遮住了下体。

莉拉嗄声地笑了。「可别,」她说,「不要害羞。让我看看嘛。」

她抓住了玛丽塔的手腕,轻柔而有力地把它们挪开。玛丽塔的脸红了,急欲找个东西盖住自己。那两个小小的女仆看着,轻轻地笑了。莉拉用一种研判的眼光看着她的身体,她尴尬极了。

「啊哈,你真是天生丽质。这么漂亮的胸脯,高耸而浑圆,乳头这么红红的、软软的,谁看到它不想去抚摸不想去亲吻?你的腰这么细啊!你穿着的那个,是不是用来束腰的?你真是人完美了。」

她让玛丽塔转了个半圈。「你的臀部也很丰满。你的大腿修长而有力。你干嘛这么羞怯呀?你有着一个完美的身体,只要抚摸着它就一定会得到极大约满足感的。」

玛丽塔感到双颊如火。从没人对她这么直截了当的讲过话,她也从没像莉拉描述的那样做过。不过她能够体会莉拉说的那种愉悦,安娜嬷嬷曾让她体会过。

她不能不承认她恨高兴听到这些话,莉拉认为她很标致。莉拉自己也很漂亮呀。她心里模模糊糊泛起某种遥远的记忆。那个刻板而生硬的老修女曾反复玩弄过她的身体。莉拉的眼珠一动不动地看着她裸露的身躯,她觉得浑身发热。

莉拉几乎是用一种鉴赏和玩味的眼光打量着她的每一寸肌肤,玛丽塔从中似乎也品出了某种兴趣。这不同于修道院里的情形。她觉得有一种全新的,骄傲的感觉油然而生。那两个小小的女奴的神情是好奇的,敬慕的,这更让她觉得自己很特别。

「你的下体真是迷人。」莉拉说,「如此不同寻常。在这里,如果,你的下部有体毛,那被认为是一种罪孽。可是我喜欢它能够藏住许多秘密。你的女人的秘密就这样深藏若虚,只有凑近了才能看清,或者,还需要用手触摸吧,多可爱呀。迷人,太迷人了。」

她用纤柔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它。她的手指缠绕起一卷绒毛,指尖直插入里面去。玛丽塔目瞪口呆,竟忘了把她的手推开。


莉拉抽回手,笑笑。「我有些忘情了。我们这是在浴室里啊。以后┅┅以后再说吧。来。」

莉拉穿上一双高跟的拖鞋。玛丽塔坐下跟着她做,一边才慢慢寻思起她的话来。她也需要剃光所有的体毛吗?这好像是这儿的风俗,她决定决不屈从。作为客人,没有必要受这儿的习俗束缚。

莉拉和玛丽塔走进旁边的一间浴室。两个小女奴跟在她们身后,捧着软毛巾,香水和油。不像玛丽塔料想的那样,浴室里并没有几大桶热水。沿着石头墙边有几个很深的大盆。打开头顶上的钢制的水龙头,热水就源源不断流进盆里。透过拱门的一条缝可以看到隔壁大房间里的大水池。

莉拉和玛丽塔坐在一条类似柳条箱笼的长凳上。

「我来帮你洗。」莉拉用她清脆的嗓音说着,端起一个银碗,把香水泼洒在玛丽塔的肩膀上。「我会让你领受这浴室的妙处的,美丽的姑娘。」

水很热,但玛丽塔很快就适应了,让她有些不安的是莉拉柔软的手在她皮肤上抚摸的感觉。莉拉坐在她的身后两腿左右分开,在她胳膊上涂抹一些有香味的膏状物,慢慢地顺着她的身体抹下来。她搓了搓玛丽塔的背,顺着到了她的臀部,两只手各搓一边,用力擦起来。

玛丽塔觉得下身隐隐有些压迫感。她的臀部一张一台,使得她的阴部也蠢蠢欲动起来,似乎每搓一下,它就向莉拉的方向靠近一点。暖暖的水蒸气渗入她的腹股间,身下的长凳又凉又硬。所有这一切都让玛丽塔有种愉悦的冲动。玛丽塔有点不安,轻轻挪远了一点。

「怎么啦?你不喜欢?」

「不┅┅我喜欢。只是┅┅」

莉拉大笑。「哦,你也想给我同样的享受,是不是?也许你认为我很劳累,像个奴隶似的侍候你。可是我喜欢这样┅┅等等,我知道我们该做什么了。」

她站起来转个圈,面对着玛丽塔坐下。「这样吧,这样我们就能互相取悦对方了。」

莉拉的注意力转到玛丽塔的身上,开始在她的脖子,肩膀,胸部涂抹膏状物。涂到她的胸脯的时候,莉拉有种冲动想要紧紧握住她的乳房。玛丽塔一阵慌乱,下意识地把手伸到碗里醮了一下,抹了一点香膏,开始涂在莉拉的胳膊,颈上,肩膀上。可这并没能使她平静下来,相反,莉拉如凝脂的肌肤让她更慌乱了。玛丽塔把注意力集中在莉拉的身体上,脑子一片空白。她看不清莉拉脸上的笑容,只觉得她的嘴唇微启,苍白的双颊有一点微红,黑黝黝的眸子里闪着微光。

玛丽塔照着莉拉的样做,亦步亦趋,如同被催眠了一样。她们的动作就像在跳舞,透过浓浓的蒸汽,她看到别人也是一样的沈醉忘情。成双成对的女人们在往对方的身上互相泼水,有些在互相给对方洗头。旁边似乎有人发出声响,那是皮肤摩擦的声音和轻微的呻吟,充满了情欲。

玛丽塔不敢看这些女人。然而她心中也充满了欲望。空气里弥漫着一种女人特有的麝香的味道。这感觉包围住了她。

「你摸得很温柔,玛丽塔,」莉拉轻声说。

玛丽塔无法回答,她已经口干舌燥了。只要她一集中精力,她就无法抗拒莉拉在她身上抚摸的舒适感觉。她的乳房胀起来,乳头又硬又尖。厚厚的水蒸气包里着她们,使她们隔绝在整个世界之外。

飞沫溅在莉拉黑色的头发上,如黑色夜空中划过的一道银色亮光。她的脸转到一边去了,侧面勾勒出她直而挺的鼻子轮廓。嘴巴丰满,嘴唇微启,说不出来的千种风情。嘴角有一条红棕色的线划过她白晰的皮肤,那是口红留下的痕迹。莉拉咬住了下唇,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。

玛丽塔颤栗了。她从未发现一个女人的身体会让她如此情不自禁,也从未感受到过这样的乐趣。

虽然明知该停止了,她还是约束不住自己。她手掌下莉拉的乳头很硬。由于全身涂满了香脂,她们看上去像在牛奶里泡着的樱桃一样。莉拉可爱的嘴巴微微鼓着,让人忍不住想去亲吻。一滴水从她胸脯上滴下,滴落在玛丽塔的手里。

莉拉微微地向玛丽靠过来,略带羞涩地把头仰在她身上,她的喉咙下面出现一个小小的浅窝。玛丽塔有种冲动想俯下身去舔那个浅窝。水珠顺着莉拉的脸滑下,打湿了她的眉毛,又顺着脸滑到唇上。一缕缕的黑头发垂在她的前额上。

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玛丽塔重又想到。可这感觉太美妙了,莉拉更是沈醉其中,谁会看见呢?她的身体充满了活力,皮肤又滑又细腻。

莉拉扬起头甜甜的笑了。她的手滑过玛丽塔的胸脯,停了一会儿,滑到她的大腿中间。

玛丽塔浑身颤栗起来。那只涂满了香膏的手指滑到她的下体,拨开体毛,轻柔地蹭着,不一会就深入到里面去了,温柔地撩拨着。

玛丽塔闭上眼睛,发出一声快活的呻吟。

「不┅┅不要!」她低声说着,可是她的背蜷曲起来,双腿张得更开了。她情不自禁地配合起莉拉的手来。

莉拉眼里合着笑意。「不要?我可爱的玛丽塔,」她说,手上的动怍并没停下来。「你的理智说不,可是你的身体说要。随心所欲吧,试着去感受每一丝快乐,像我一样。这儿的时间是如此漫长,无聊是我们的大敌。为什么不放松一点,尽情享乐呢?」

玛丽塔恢复常态了。她笑起来。她忽然间觉得自己春情萌动,胆也大起来了。

「就是说,像这样一样?」她戏弄地说。

莉拉用一种充满了情欲的声音嗄声说道∶「对,这是一种神仙般的逍遥。」莉拉咕噜了一句。「你喜欢这样吗?」

她的手指在玛丽塔体内进进出出。玛丽塔集中不起精力来听它的话。只知道她清脆地发出了一些声音,却捕捉不到它的内容。她浑身抽动着。和着莉拉手指的节奏。

啊,她是多么有诱惑力的一个人啊。

「我漂亮的姑娘,你也这样对我来吧。」莉拉说,「你知道我等了多久了吗?在你的触摸之下,我就像一个熟透了的果子,水灵灵的,随时可能滴出汁来。对了,就这样。拨开它。轻轻擦那儿。哦,对了,就像这样。轻点,就在这儿。哦,亲爱的,这只果子是为你而成熟的。多好啊。我奉献给卡西姆的都给你了。」

「卡西姆?」玛丽塔迷迷糊糊地说着,只想着莉拉是怎样对她做的。

这时莉拉的手指又伸进了她的体内。她说着一些煽情的话,像诗句般得动听,直钻进玛丽塔的耳朵里去。

玛丽塔喜欢她手摸着莉拉的感觉。她的身体微微起伏,滑滑的,湿湿的,炽热如火。她身上有一股咸咸的茉莉的香味,让玛丽塔有些晕眩。

莉拉放松她笑了起来。「你太妙了。你的身体就像珍珠一样。也许我们可以说服卡西姆来一起玩这种游戏。你高兴这样做吗?」

玛丽塔开始知道莉拉的意思了。她心里又浮起一个早先已经想到的词语,让她觉得有些别扭。后宫!

后宫!所以她这么难受。这一点的恍然大悟刺痛了她。她觉得浑身发冷,情欲消失了。

她粗鲁地从莉拉体内拨出手指。莉拉失望地低吟了一声,玛丽塔推开莉拉的手,猛地站了起来。

「拿开你的手!」她冷冰冰地说。「我自已会洗。再告诉你一遍,克罗汀和我是这儿的客人,不是妻妾。我们不久就会离开。我们不是后官里的小妾。我想卡西姆让你来取悦我,是不是。不要指望我会被这儿的舒适和富有给迷惑住。他想让我留在这儿,是不是?他就可以在我身上寻欢作乐了,像对待一个妓女一样?」

她停住了,蓝色的眼睛在燃烧。莉拉的嘴唇在发抖。

「你的确是美如天仙。我不否认,我的确被你吸引了。可是我警告你,我是不会为了欲望而出卖自己的!无论是你还是卡西姆,我再不会上你的当了!」

玛丽塔抓起毛巾转身就走。那一瞬间她看到莉拉脸上有种受伤而迷惑的表情。也许这不是她的错,她希望如此。她喜欢莉拉。不仅是喜欢,甚至是信任。可是她心中一片混乱,无法清楚地思考。

莉拉在她身后叫住了她。她的嗓音沙哑着,好像在压抑着她的感情。

「你已经进了卡西姆后宫。他是阿尔吉尔的地方行政长官,这儿的主人。他是一个富有而权势显赫的人。你不可能对他说『不』。没人能从这逃脱。反抗是没用的。最好接受你的命运吧,像我一样。只有最美丽的女人才能呆在这儿。卡西姆选中你是你的荣幸。认命吧。」

玛丽塔一时语塞。她现在知道自已有多蠢了。克罗汀和她根本不是卡西姆尊贵的客人。这很清楚了。卡西姆是个美人收集者。他曾经提到过这一点,而她居然笨到没听出他的意思!

现在她知道了。

克罗汀和她自已都是卡西姆的猎物。

返回继续阅读热门淫荡人妻

淫荡人妻
点击:50404-0616:41娇妻的初次
点击:88907-0402:26下属的骚妻
点击:55103-2413:23公开的出轨
点击:66904-1417:26银行里的妈妈们
点击:69907-0402:23我和同学妈妈真挚的爱情
点击:85906-2702:33美丽的妻子
点击:55804-2215:09人妻做家教2
点击:60604-0319:05替房东照顾老婆
点击:97807-0202:32姐夫操我妻我也操他妻
点击:72806-2702:35和别人的淫乱
点击:110406-2603:12被轮奸的少妇1
点击:106006-2603:13人妻的高潮
点击:64103-3117:41淫俏媳妇
点击:72903-2311:02我老公的朋友让我懂得
点击:68907-0502:55我的博士老婆
点击:67903-2510:24参加朋友的婚礼
点击:127906-2001:58姐妹互换一家亲
点击:79403-3010:38女友的多P经历
点击:55204-0717:10同学的性奴
点击:92006-2702:30老板和老婆
点击:77802-2120:06私人会所蒙面舞会遇到友妻下
点击:72907-0202:35替美丽怀孕少妇修电脑修到上床
点击:78204-0116:41性欲极强的母女
点击:81503-3117:50嫂嫂弯下身子让我干
点击:61104-0717:11为家庭为生活,朋友求我他老婆
点击:147506-0201:16媳妇被公公操得欲仙欲死1
点击:44104-2215:05居中年妇人
点击:73703-2612:01背着老公去按摩
点击:52603-1413:43夫妻演义1
点击:73406-2702:36做保险的邻居
点击:44504-1417:28少妇的故事
点击:127806-1802:29老婆的旅行与大杂交1
点击:53704-0220:04出卖美妻给日本人
点击:68704-1713:55当老公不在家
点击:180006-1802:29被人操翻的新娘
点击:74006-2702:31淫人妻趣事录1
点击:66807-0402:25淫贱妻媛媛1
点击:62304-1713:53爆乳少妇雅婷
点击:63404-2214:58我和一家女人的交欢
点击:68903-2311:08离婚少妇麻将就是厉害
点击:58003-3117:43邻居生了我的孩子
点击:142406-2401:57交警大队宿舍里面的淫乱
点击:61604-1417:29丰满的大龄熟妇
点击:69403-2311:06帮小姨子全过程
点击:34005-2813:27偷人妻小屄
点击:81506-2702:32一个公事员的乱伦故事
点击:142806-1802:28老婆的水屄被人插
点击:97306-3000:55第一章失身的新婚少妇
点击:71007-0402:24少妇的打工和性爱过程
点击:96206-2902:56父女乱伦历程
点击:43105-0401:25今晚我把自己献给了初恋男友
点击:43505-1619:44老婆出轨
点击:111806-2702:28出差回家看见老婆与老板床上激战
点击:71904-0616:45合租的换妻
点击:45504-0319:03屈辱少妇
点击:90406-2902:33和发小的妻子
点击:103411-2509:55【我终于进入了朋友之妻的身体】
点击:64404-2215:08人妻做家教
点击:68203-3117:46媚妻俱乐部
点击:71804-0814:42漂亮的空姐在别的男人跨下呻吟
TOP反馈